以色列赎罪日战争损失有多大
字体大小选择

默认

2016-09-29 13:50:00    来源:澎湃新闻 参与评论

T

核心提示:500余名以军士兵在开战的第一天阵亡,在战争中,以色列总共损失了近3000名士兵,考虑到以色列的人口基数,这相当于美军在一次战役中阵亡了18万人。

\

以色列前总理梅厄 资料图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熊丰/译,原题:拯救了以色列的超级间谍

【原编者按】乌里巴尔·约瑟夫(UriBar-Joseph)是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教授,他的研究主要关注阿以战争和以色列的情报系统。除此以外,他在以色列国防军的情报部和研究部任职长达十年之久。今年八月,约瑟夫出版了《天使:拯救了以色列的埃及人》(TheAngel:TheEgyptianSpyWhoSavedIsrael)一书。

(当代著名的悬疑谍战小说家)弗里德里克·福赛斯(FrederickForsyth)写道:“这世界上古往今来的间谍中——假使他们泉下有知——能够断言自己提供的情报,或好或坏地改变了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的,五个指头都能数得过来。”尽管我们的主人公的名字还很不为人所知,但是,阿斯拉夫·马尔文(AshrafMarwan)——埃及总统纳赛尔的女婿、纳赛尔总统的继任者萨达特的贴身智囊、28年的摩萨德间谍——的事迹绝对改变了历史的进程。

1944年,马尔文出生在开罗的一个声名显赫的家庭。1966年,他与纳赛尔的女儿莫纳完婚,从此开始走向人生巅峰。1969年起,他开始在总统府任职:先是在他的岳父纳赛尔手下工作,1970年纳赛尔去世后,他成了萨达特的亲密助手。1970年代后期,在自负、贪婪和冒险精神的驱使下,他开始转而为摩萨德(以色列的情报部门)服务。在摩萨德内部,他的代号是“天使”。很快,他成了以色列乃至整个现代世界最富传奇色彩的间谍之一。

马尔文的贡献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是当时的埃以关系:在1970年代埃及和以色列围绕苏伊士运河的归属而展开的消耗战中,埃及方面开始酝酿发动一场战争,夺回1967年六日战争中失去的西奈半岛。其次,马尔文能够直接获取到埃及决策层的最核心机密。作为萨达特的助手,他却向以色列提供了大量的情报,包括埃及的战争准备、埃及军演的详尽总结、埃及从苏联和其他国家获取军火的情况。从最高指挥部的会议记录到萨达特与其他阿拉伯国家领导人的谈话乃至和勃列日涅夫的秘密会议纪要,全都被马尔文递交给了摩萨德。

所有这些情报最后都呈交在了以色列总理果尔达·梅厄(GoldaMeir)、国防部长摩西·达扬(MosheDayan)和以色列国防军首脑们的办公桌上。在这些一手情报之外,达尔文还附上了自己对相关情报的分析和判断,这等于是让埃及在以色列面前一丝不挂。从这些情报中,以色列方面了解到,萨达特急于获得飞毛腿导弹和其它远程导弹,只有在获得这些武器并占据制空优势后,埃及方面才会发起进攻。

埃及方面花了数年时间,想方设法获得上述武器。然而,萨达特却在1972年的十月决定与以色列开战,尽管当时埃军仍然没有装备这些武器,配合行动的还有叙利亚军队。马尔文向以色列汇报了这一情况。然而,出于某些原因,以色列方面坚持认为萨达特不会在没有获得制空优势的情况下发起战斗。决策者的失误使得战争在1973年10月爆发时,以军毫无防备,一度陷入绝境。

赎罪日战争是阿以之间最激烈的一次正面冲突,也是以色列历史上最为惨痛的一段回忆。在战争爆发后最初的24小时内,以军在苏伊士运河的防线全线崩溃,埃及军队占领西奈半岛;在叙利亚沿线的战场,戈兰高地半数沦陷。500余名以军士兵在开战的第一天阵亡,在战争中,以色列总共损失了近3000名士兵,考虑到以色列的人口基数,这相当于美军在一次战役中阵亡了18万人。在开战前,以色列认为自己是这一地区的绝对霸权;在开战仅一天之后,国防部长达扬在对外讲话中已经近乎绝望地将这场战争称为“为‘第三圣殿’而战”。耶路撒冷的第一圣殿于和第二圣殿分别于公元前586年和公元70年被毁,犹太人如今又一次面临着国破家亡的命运。

把以色列从覆灭边缘拯救过来的,是马尔文在开战前的最后时刻给摩萨德首脑扎米尔(ZviZamir)的密信:“战争将在明天爆发。”单凭这封密信,马尔文的存在就比以色列那些极为复杂精密的情报装置、摩萨德的整个情报网乃至军方负责人都更有价值。正是在马尔文的警告下,10月6日早晨——战争爆发的几个小时之前,以色列开始在全境内调集军队。如果没有马尔文的情报,整个戈兰高地都将失守,以色列在战争中的领土损失和人员伤亡,都会比后来要惨重得多。

1973年的战争最终打成了平手。多亏了马尔文的情报,以色列国防军在遭遇了最初的打击后很快得以调整过来,尽管未能彻底击溃埃及军队或是叙利亚军队,但最终在东西两线都取得了胜利。战后,以色列将西奈半岛交回给埃及以换取和平。埃及方面经此一役后信心大增,离开了苏联阵营而成为美国的盟友,这标志着苏联在中东的战略收缩。华盛顿和莫斯科的关系日趋紧张,本已趋向缓和的冷战双方又一次开始剑拔弩张。战争中阿拉伯国家为支持埃及决定发起石油禁运,却意外地造成了世界范围内的经济衰退。

赎罪日战争后的变化,不论是积极还是消极,都是源于这场打成平手的战争。马尔文在这场战争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马尔文若是泉下有知,应该可以不必讳言:“我提供的情报,或好或坏,改变了人类的历史。”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之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任何版权或内容等方面的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详见版权声明

文章关键词: 损失 战争

0

分享到: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

图新鲜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