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三K党最早不以种族歧视出名
字体大小选择

默认

2016-06-13 11:15:05    来源:澎湃新闻 参与评论

T

\

本文摘自:澎湃新闻网,作者:木光,原题:《美国大选︱总统有宗教信仰自由吗》

美国总统有宗教信仰自由吗?答案似乎不言而喻。早在1791年通过的宪法第一修正案就明确规定,国会不得制定法律确立一种宗教或禁止信教自由。此外,宪法第四款第六条也规定:“不得以宗教信仰作为担任合众国任何官职或公职的必要资格。”换言之,美国实行政教分离的原则。用托马斯?杰斐逊的话来说,要建立一道隔离政府与宗教的墙。

尽管宪法没有规定总统的宗教信仰,但如果问,美国有可能选出一个伊斯兰教徒或佛教徒来做总统吗?大多数人都会摇头。政教分离并不意味着宗教就对政治失去影响。托克维尔曾指出,在美国,宗教从来不直接参加社会的管理,但却被视为政治设施中的最主要设施。

在所有发达国家中,美国是宗教氛围最浓厚的一个国家。1776年去教堂的人数只有17%,到1850年翻了一倍,20世纪初期超过一半,现在已经超过60%。民众的宗教意识决定了非基督徒几乎不可能当选总统,事实上,连非新教徒都难以入主白宫。从历史上来看,除了约翰?肯尼迪是天主教徒,其他美国总统都是新教徒。

华盛顿是基督徒吗

尽管所属教会不同,《独立宣言》的56位签署者基本上都是基督徒。有人虽然对部分教义表示怀疑和拒绝,但仍然遵从基督徒的行为准则,并服膺基督教的价值观。这其中以乔治?华盛顿尤为典型。

华盛顿的宗教信仰至今仍是个谜。许多传记均记载了他在福吉谷大陆军总部的虔诚祷告,但都缺乏详实的证据来确认其基督信仰。他身边的人都对他的谨言慎行印象深刻。经常给华盛顿讲道的威廉?怀特主教就说:“(华盛顿的)日常举动,毫无例外都彬彬有礼,从未显露出他的半点内心思想。”

华盛顿的谨慎态度自有其道理。作为大陆军的首领以及后来的合众国首任总统,他有理由在宗教问题上保持缄默,以免国家陷入欧洲式的宗教纷争之中。他从不参与宗教辩论,也不认为政府应该支持某一种宗教,但他却十分认可宗教的社会作用。在告别演说中,他曾宣称:“在导致昌明政治的各种精神意识和风俗习惯中,宗教和道德是不可缺少的支柱。”就当时的语境而言,华盛顿所说的“宗教”,显然就只可能是基督教。

担任大陆军司令期间,华盛顿明令禁止酗酒和使用亵渎语言,并命令他的军官和士兵每天都要参加祷告敬拜活动。他曾在1776年7月发布命令,要求军官们为自己的部队配备随军牧师。除此之外,他也命令或鼓励祷告、感恩等教会活动。

华盛顿也经常在公众演讲中提及上帝之名。1789年4月30日宣誓就任美国首任总统时,华盛顿不仅把右手放在《圣经》上,而且在说出“忠实履行合众国总统职责”的誓言之后,立即加上一句“愿上帝助我”。这在后来成为总统就职誓言的惯例。接着,他又在演讲中呼吁“热忱地祈求全能的上帝,因为上帝统治着宇宙,主宰着各国政府”,他认为“美国在迈向独立的进程中,似乎每走一步都有某种天佑的迹象”。

与华盛顿相似,建国者一代大多倾向基督教,但对宗教宽容也十分推崇。这既因为北美早期的殖民者大多是逃避欧洲宗教迫害的难民,也是因为建国者一代都受到启蒙运动的影响。本杰明?富兰克林曾说:“没有人能控制自己的信仰,也没有一种力量能控制他人的信仰。……信仰是理性的范围和结果,只有仁慈的上帝才能为丧失信念者提供信仰。”约翰?亚当斯则认为,每个人必须“以最能为自己良知所接受的方式和风格”崇拜上帝。与此对应的是詹姆斯?麦迪逊的阐述。他说:“每个人对宗教的信仰,应交由个人的信念和良知;每个人都有权按照这些可能的指示去实践。”

杰斐逊与亚当斯之争

虽然建国者们都倡导宗教宽容,不过在华盛顿之后的第一次总统选举中,人们就因为宗教信仰问题闹得不可开交。

1796年,华盛顿宣布第二届任期满后将会退休。在次年发表的告别演说中,他警告过分的党派偏见将对国家造成不良影响,并呼吁人们抛弃党派之争。但其实在他的第二任期内,当年同仇敌忾的战友们就已经分裂成联邦党人和民主共和党两大阵营。前者由约翰?亚当斯和汉密尔顿带头,后者领袖则是托马斯?杰斐逊。这三人成为1796年首次真正意义上的总统竞选的主角。

后人曾想象国父们都是道德高洁的彬彬君子,不像今天的候选人一样,指责和谩骂对手。但事实上,杰斐逊与亚当斯的竞争并不缺乏火药味。杰斐逊的支持者攻击亚当斯,说他是个亲英的保皇派,企图把总统之位传给儿子,开创亚当斯王朝。亚当斯的支持者则抓住杰斐逊的信仰问题不放,声称杰斐逊是个无神论者。

到1800年,亚当斯与杰斐逊再度为总统之位对决,杰斐逊仍然因为其宗教信仰饱受攻击。纽约的威廉?里恩牧师对杰斐逊的抨击尤为引人注目。在一本名为《关于总统选举的几点严肃思考》的小册子里,里恩质问道:“杰斐逊去过教会吗?每个主日他是如何度过的?他与哪个教派的基督徒一起做过礼拜吗?”他继续说:“假如我们的总统公开表明他不信教,那么围绕在他身边的都将是异教徒。……在生活的各个层面,不敬虔将成为家常便饭,而接踵而来的是普遍的淫乱。”

亚当斯的妻子亚比该也指控杰斐逊不是可信的基督徒,而是自然神论者。她说:“一个自然神论者有可能给国家带来秩序、和平和幸福吗?这样的人可以成为国家元首吗?”

毫无疑问,与基督信仰十分虔诚的亚当斯相比,杰斐逊的宗教信仰相当不明确。但问题在于,人们是否可以对总统候选人的宗教信仰提出质疑乃至调查,并以此否定其参选资格?这一点,亚当斯的支持者没有异议。在他们看来,合众国的总统就应该是一个基督徒,而不应该是其他宗教的信仰者。

杰斐逊的支持者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问题的重要性。他们并没有引用宗教信仰自由的宪法条款来为杰斐逊辩护,反而不断强调其基督信仰的虔诚。突尼斯?沃特曼声称:“指控杰斐逊为自然神论者完全是恶意中伤。……他的著作从任何一方面看,都是支持基督教信仰的。”迪威特?克林顿也说:“我们有最充分的理由相信他是一位真正的基督徒,我也十分乐意称他为基督徒。”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涉及任何版权或内容等方面的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详见版权声明

文章关键词: 美国 三K党

0

分享到: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

图新鲜

1 2 3 4